欢迎光临
让我们一起努力

第一章 路

秋瑀宸在八月的午后揽着自己的小默靠在缠绕着藤蔓的成人秋千上,听着这个别扭的孩子不断地抱怨假期的短暂,训练的辛苦以及此时太阳的偏移角度。秋瑀宸微笑着看两个依偎在一起的金色轮廓,用手掌的温度来感知最简单的幸福。

整天赖在床上的大孩子伸了伸懒腰,又将身子向里挪了挪,秋瑀宸伸手替怀中的宝贝遮住刺眼的阳光,语声带着些戏谑,“等回了学校还这么靠着我?”

沈默像是没听到情人说什么,小豹子似的逼秋瑀宸又让出一大片空隙来,换了个姿势枕在情人腿上,秋瑀宸无声地笑笑,轻轻晃着秋千,靠背上的植物随着微小的晃动在阳光不同的角度下闪着深深浅浅的光,沙沙的声音弥漫着生命的气息。秋家的别墅是旧宅了,秋千本就是用藤蔓吊起来,这些年修剪的越发好看,透过绿色的叶子竟是连反光也柔和起来,秋瑀宸低下头轻轻吻了吻沈默搭在眼睛上的长睫毛,沈默伸出舌头舔了舔嘴唇,眼睛熹微的透出一条缝,在喉间随便咕哝着,“嗯?”

秋瑀宸笑道:“你有没有听过非璟煜这个名字?”

沈默缓缓张开眼睛,“打球的人应该没有不知道的吧。中法混血儿,单打能力很强的后卫,去年的时候还在打ACB,好像是在巴塞罗那,今年又去美国了,现在是在LowerMerion读书,是科比的高中,好像有人猜测他从西班牙到美国是为了选秀。”

秋瑀宸笑笑,不说话。沈默撑着情人坐起来,“怎么了?”

秋瑀宸笑得有些奸诈,“你觉得他球技怎么样?”

沈默想了想,“不知道,没怎么留意过。只是卫视转播过几次他的比赛,他也是Z中出去的,现在走得最远的大概是他了吧。”

秋瑀宸笑着刮了刮沈默的鼻子,嘴硬的小家伙,将小非的履历背得那么清楚,还说没怎么留意过。沈默靠在秋瑀宸胸膛,“怎么问这个?”

秋瑀宸笑,“他过两天回国,没有意外的话,会成为你的新队长。”

沈默从秋瑀宸腿上跳下去,又移到另一侧的秋千上,嘟着嘴望着远处的天空,秋瑀宸挪过去拢着他肩膀,沈默象征性的挣扎了一下就任他搂着,却始终不回头。

秋瑀宸轻轻揉着他头发,“何胥毕业了,本来是想要阿琨做队长的,没想到他前两天和我联络说要回来,阿琨究竟是差他一点,而且,他从前一直在Z中打球——”

沈默只是冷冷道,“这是教练的决定,沈默有什么资格质疑。”

秋瑀宸看着他毛绒绒的后脑勺几乎都要笑出声来了,永远都是这一招,不高兴了就叫教练,真是一点办法也没有。秋瑀宸轻轻咬了咬他耳垂,“为什么不喜欢他?”

酥酥麻麻的感觉让沈默连气都怄不出,只是淡淡道,“我都不认识他,有什么喜不喜欢。球队有那么多学长球技都很棒,为什么还要空降一个队长。”

秋瑀宸笑道:“球队正好需要一个队长,他正好要回来,又正好没有比他更合适的。”

沈默轻轻点头,“希望是这样。”

秋瑀宸无奈地摇了摇头,这孩子脾气越来越怪,“不是这样还是什么样。”

沈默目送着秋瑀宸穿得整整齐齐走出去,一个人在房中生闷气。干嘛要穿的这么正式,不过是参加一个晚宴而已嘛。虽然想到自己将他的领带全部藏起来只剩下墨绿色逼他没办法配早都准备好的黑色西服,但是讨厌的秋居然一点也不生气,借了熳汐哥的领带就出去了。出门的时候居然还问我到底要不要去。明明才十七岁,干嘛一定要将自己打扮的那么老,不过,秋穿什么都好看倒是真的。沈默一个人在房中闷了一会,禹落哥去竹屋看他的一大堆动物朋友去了,熳汐哥也说收拾好就过去陪他住两天养豹子,偌大的别墅只有自己像个怨妇似的等等等,翻来覆去实在没意思极了,只好换了球衣去打球,但是想到那个莫名其妙的新队长,又实在是一点心情也没有了。

秋瑀宸对这种浪费鸡尾酒的宴会非常不感兴趣,虽然记者全部被拒之门外,自己又是从贵宾通道进来,但是他真的非常不喜欢那种被镁光灯包围着的生活。秋瑀宸记得有一次也是在这样隆重的晚宴上,乔熳汐和他说,财富总是在以毫无意义的方式浪费,可是很多人却乐此不疲。不过,他已经习惯了在觥筹交错间营造一派宾主尽欢的景象,见过了主人,又和篮球界的几个前辈礼貌性的打了招呼,就不再浪费时间。

如果只从外表来看,很难将非罹和父亲这样的字眼联系起来,不过,他确实是一个十七岁少年的父亲,尽管,从个人意愿上,他也不愿意非璟煜是他的儿子。

“我是该叫你秋盟主还是秋教练?”秋瑀宸记得有一段时间,很多人形容男子面容的棱角分明都会说他面孔的线条就像是被风刻出来的。这样的修辞显然非常适合眼前的男人,因为,他正是S省非常强劲的黑道组织风坛的坛主,而且,更加符合小说元素的是,这个男人因着岁月的沉淀越发显得面容冷峻,目若寒星。不过此刻,男人脸上的表情很生动。

“罹叔是前辈,又何必取笑瑀宸呢?”秋瑀宸显然非常明白什么人该得罪什么人不该得罪。

非罹笑了笑,可是笑容中却似也带着几分血腥气,“圣母可好?”

秋瑀宸微微躬身,“多谢罹叔惦记,家母也特命瑀宸问候您。”

非罹点了点头,“日前听说夜神重归图腾,恭喜乔魁首了。”

秋瑀宸微微颔首,依然是无懈可击的从容,“多谢罹叔,家兄时常教导瑀宸,S省的大小事务务必请您多多提点。”

两人正客套到这里,就看到非璟煜立在书房前,端端正正的向秋瑀宸鞠了个躬,“教练。”

秋瑀宸点了点头,非罹笑起来,“客气话也说完了,瑀宸进来坐吧,我们谈正事。”

非璟煜退到一边,等秋瑀宸和父亲进去才跟在身后关门。推让着落座之后,非璟煜居然是站在秋瑀宸身后,这多少让非罹有些尴尬,只能又说了些无关紧要的闲话,正从国际形势谈到股市动态,就听到身后非璟煜不耐道,“有完没完?希拉里选总统克林顿都不急你急什么。”

秋瑀宸早都知道他出国一年脾气不但没收敛又变本加厉不少,从前在自己面前,他虽对父亲也是不理不睬的,好歹不会当面冲撞,可是今天却是一点也不顾人,竟是什么规矩也没有了。奈何现在是在人家家里,自己总不能真替他管教儿子,只当作没听到。

非璟煜倒是没有再说下去,只是站在秋瑀宸对面,“教练,我想回球队。”

秋瑀宸看着眼前依然是线条坚硬的少年,并没有答话,而是望着非罹。非罹道,“瑀宸,我和他,你什么都明白。当年是为了躲我才去了西班牙——”

非璟煜丝毫不理会父亲的措辞,只是又向秋瑀宸鞠了个躬,“对不起,教练。我骗您是去西班牙治病,其实,是不想和他在一起。”

非罹知道非璟煜是一点也不想让他插手自己的事,也不愿再多呆下去,“瑀宸,你和璟儿谈,我先出去了。”

秋瑀宸连忙起身相送,非璟煜倒是大大咧咧的退在一边,甚至还用法语小声嘟哝着,早该走了。

秋瑀宸将书房的门锁好,瞥了一眼迅速调整站姿的非璟煜,语气平和,“这一年过得不错。”

作者有话要说:《支离》第二部开张,大家继续支持啊

鞠躬!

这一章的题目叫路,成为情人的两个人,还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哦~

(*^__^*)嘻嘻……

陆离在鲜网开了新专栏,陆离非离,因为陆离的儿子们不再流离了

如果遇到晋江抽风的话,大家可以去鲜网看,那里的环境也满不错的

来源:https://ww.baidu.com/?k016557865

赞(0) 我这么幸苦,不打个赏再走?
本作品采用CC BY-NC-SA 4.0进行许可:小李子的blog » 第一章 路

评论 抢沙发

CAPTCHAis initialing...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